邓州市天气预报,乐天东坡莳花 大凡白瓶落笔,蹦极

粉彩白居易莳花图瓶一对

题诗“持钱买花树,城东坡上栽。但购有花者,不限桃杏梅”。

底款“希平草庐”

粉彩白居易莳花图瓶童子形象

“持钱买花树,城东坡上栽。但购有花者,不限桃杏梅。”——这首白居易的《东坡莳花》诗,就录在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(陈家祠)的一对粉彩花瓶上。花瓶上,还绘着一位持杖目视前方,神态淡泊的长须男人,当然便是诗中主人白居易了;后边跟着的扛树苗小朋友,应该是他的陪侍童子。白瓷胎上,墨笔勾勒出如水般活动的线条,填以素雅洁白的淡彩,显得特别安静、舒畅。

这对花瓶,是景德镇彩瓷艺术大师、“珠山八友”之一王大凡在1928年所绘。景德镇彩瓷与以广彩为代表的广州彩瓷素有根由,当地大师名作入藏广州的博物馆,无疑为广州这座兼收并蓄,注重沟通与沟通的城市增添了一点异趣。

养树如养民——白居易的莳花感悟

两只瓶,都是口微撇,长颈,丰肩,长弧腹,圈足。瓶身上彩绘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带着小童在东坡栽培花树的情形。

白居易(字乐天)直言敢谏,因“武元衡遇刺案”遭到牵连,于元和十年(815年)被贬至江州(今江西九江),元和十三年(818年)奉诏量移忠州(今重庆忠县),元和十五年(820年)回京。这段贬谪阅历,于他而言是宦途的波折,于文学、思想史而言,则有大收成。固然,在忠州期间,白居易并没有写出如江州《琵琶行》一般的旷世名篇,但他在静心问政之后悟出的“养树既如此,养民亦何殊?欲将茂枝叶,必先救根株。云何救根株?劝农均赋租。云何茂枝叶?省劲宽刑书”的心得,于忠州大众而言,的确是福音。

白居易刚接到要赴忠州的调令时是很苦恼的。其时的重庆,相对来说开展落后,交通不便,忠州又是一个担负蜀山,面对巴水,多雾少晴的山城。你看他写的《自江州至忠州》:“前在浔阳日,已叹宾朋寡……五月断行舟,滟堆正如马。巴人类猿狖,矍铄满山野。敢望见交亲?喜逢似人者。”在浔阳江边现已很孑立孤寂了,到忠州这个“半开化”地带,可怎么办啊!但在忠州待了一段时刻之后,他发现这儿公民憨厚,物资富饶,山川奇崛,花美果香,所以对此地和此地的人产生了深沉的爱情。他“快递”当地特产荔枝给万州朋友杨使君,画画、写诗、作序,使用流量大V身份大打朋友圈广告。他的劝农、均租、宽刑的施政政策也收到作用,当年大丰收,他快乐地在州衙大宴州吏和州民。

在逐步深化的了解和喜欢中,他发现了东涧和东坡之美。这个当地在其时很不起眼,不过关于审美眼光超一流的白乐天来说,很快就从普通中发掘出灿烂,从简淡中提炼出精华。依学者江澄格的描绘,其时忠州城“北门因临岩而常闭,南门面巴水而东去,只要东门和西门为车马行人交游必经通衢要径”。因而长街巷道,官厅民宅,茶楼酒肆,村庄农舍,都是依山峦的走势,由东而西,成堤坎式的摆放,坡地梯田层阶重迭。州刺史的居所官舍,就坐落县城东门外的山坡上,因山势而建。白居易于元和十四年(819年)阴历三月二十八日抵达忠州任所,就住在这儿。也便是说,所谓“东坡”,其实便是州政府招待所后边的一片小山坡。但白居易是个美化达人,愣是在东厢拓荒出一个花园,叠了假山,挖了池塘,而且一有闲暇,就亲身或坡上,或涧边,莳花,种柳。

白居易在忠州的时刻也就一年多,但回长安后,反而对此记忆犹新,特别是对他亲手种下的树木花草,更是深深牵挂。前后这几年,他用东园、东楼、东坡、东城等为题,写了许多诗,傍边尤以“东坡”最为知名,《东坡莳花二首》即为其间代表作。听说大文豪苏轼号东坡,与之也有联系。

将文人画意趣入瓷画

一代大师的集体奉献

这对精彩的彩瓷瓶,并非随时去陈家祠都能看到。不过承受记者采访时,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保管部主任梁正君说,在年末方案举办的收藏捐献文物展览中,将会有它们。

1928年,绘瓷名家王琦在景德镇倡议组成陶瓷艺术集体“月圆会”,参加者有王琦、邓碧珊、徐仲楠、田鹤仙、王大凡、汪野亭、程意亭、刘雨岑以及何许人和毕伯涛,镇民们称其为“珠山八友”。虽称“八友”,其实也是一个相对抽象的称谓,组成人员也有多种说法,一般以这十位左右认可度为高。“八友”个人风格虽有不同,拿手的范畴也有差异,但根本都是以文人画的创造方法进行瓷上绘画的艺术实践,创始“新粉彩”光辉灿烂的年代。这个年代,在我国陶瓷史上,也是一颗灿烂的明珠,更是20世纪前期景德镇陶瓷的代名词。以“八友”为代表的新派创造集体,以文人画的审美品质为基调,将深沉的艺术修养、丰厚的实践经验,融汇成为共同的艺术特性。他们的创造在很大程度上摆脱了器物的束缚,承继和开展了浅绛彩文人瓷画的优异传统。他们在程门、金品卿、王少维等身世新安画派,以文人画情味入瓷绘范畴的长辈的创造基础上,进一步拓宽艺术视界,拓荒艺术空间,成果极为明显。

梁正君供给的材料显现,王大凡名堃,号希平居士,以之名画室为“希平草庐”,又号黟山樵子。他是山西太原人,后移居安徽黟县。早年师承其姐高薪延聘的名手汪晓棠,写传统人物,并受其海派风格影响;中年创“落地粉彩”;后期师法吴道子、陈老莲等人,“集诸家之大成,以工带写,用笔遒劲,线条放达,气势洒脱,设色浓艳,配景清幽,颇具文人画的意兴”。到了晚期,其创造体裁愈加赋有年代感,创造出《木兰返乡图》瓶、《发愤图强图》瓷板等代表作。他仍是一位高产的瓷板画大师,民间撒播他的四条屏许多,比方五子登科、四大佳人等等。《富贵寿考》瓷板画在1915年巴拿马饱览会上曾获金质奖章。

粉彩白居易莳花图瓶

可谓大凡盛年代表作

这对瓷瓶,落款是“时在戊辰冬月大凡王堃”,落红彩“大凡”篆印,底有红彩方栏“希平草庐”篆书款,为王大凡1928年的著作。其时王大凡合理40岁的盛年,这件著作应该代表了其高水准。它们是闻名文物捐献者、香港收藏家杨铨先生捐助的大批宝贵藏品中的精彩著作。梁正君通知记者,2010年,他们曾专赴江西景德镇请王大凡之侄、瓷画大师王锡良判定这对瓶。王锡良一看高精度图片,即快乐地说:是我叔叔画的!

梁正君点评,咱们看到的瓶身画面,行笔豪宕洒脱,人物脸部精心晕染,神态传神。特别是面部有明暗作用,应该是遭到西画风格影响。她指出:“王大但凡将国画艺术和诗、书、画、印运用到陶瓷装修上的杰出代表,他的画风古拙,构思谨慎,气势洒脱,其传世的近千幅艺术著作,充分体现了以诗入画,以画孕诗,诗画结合的艺术面貌”。

梁正君还说,馆中藏稀有件落款“大藩”的粉彩瓷著作,之前也有人以为可能是王大凡所作,因“大凡”“大藩”为同音。但他们请王锡良先生判守时,王先生说,这些并非王大凡的著作。(卜松竹)

(责编:李慧博、吴亚雄)